当前位置: 中国采访网 >> 最新网讯

最新网讯

利辛武协顾问-何氏弹腿门“非遗”继承人何万成忆旧
来源:网谈天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3-10 10:06:48 点击数:


我的大爷爷

何氏弹腿“非遗”继承人何万成忆旧


何万成    口述

周    亮    整理


        没有人比我接触武术更早,因为我在娘胎里的时候,家中的把式房每天都有很多人练功。

        我们祖上何让,原籍南京水西门街琵琶巷,他是明初燕王朱棣军中大将,武艺超群,参与扫北战役,一路征杀,屡获战功。洪武十八年来到河北顺天府,后告老还乡,在燕赵大地的文安县落户安家,传宗接代,盖起了家祠和把式房(以前军中管武艺叫“把式”)。

        我们留下来一个祖训门规,即严格收徒,倡导武德为先,这是老家教。第一要保家卫国,铲强扶弱。还有,就是要弘扬武功。这样一代代的传承到我们这里。

        我65年出生。何家祠从明代、清代到民国,都保存的很好。解放以后,“破四旧”,家祠房产归生产队,被村里给分了,留给我们家四间房,这样把式房就搬到我们家,整整待了61年,这很难得。

        老人们每天打扫,要烧两锅开水,供家族的年轻人习练。很多村民吃罢饭围观去看,也常有武林朋友来拜访,打我记事就人来人往。我从可以走路、跑动,就跟着大人后面比划。5岁起,也就是70年前后,开始正式习练。

        练习都在夜间,屋子里点着3个煤油灯,我记得特别清楚,有时候灯油不够了,老人喊我,赶紧去加点油。

        我那时候年龄小,不懂得什么叫累,什么叫苦,经常劈着叉睡觉。当时是谁教的呢?我的父亲,我大爷爷。

        我亲爷爷何玉宣,解放前给八路军做情报员,被汉奸告密,由于寡不敌众,给日本兵捉了,坚强不屈,最后被杀害。我父亲何廷江生下来才四个月,奶奶日子没法过,就往前走了一步,改嫁到天津。

        当时我父亲小啊,跟着我奶奶长到九岁。我大爷爷就到天津,把我父亲要回来了,兄弟得留条根呀。当时,我奶奶不乐意,我大爷爷说必须得带走,我弟弟就这一个儿,我肯定得要回去。

        我大爷爷有两个姑娘,他对我父亲讲,你跟着我,名义上就算过继,我这边你还有两个妹妹,需要照管,你呢吃饭就去二大伯那边。后来两个姑姑出嫁,我父亲结婚了,就没再跟着我大爷爷了。但是呢,我父亲对我说,这就是你爷,没有他,我们这根就留不下了。

        大爷爷从小特别疼我,我们爷俩有感情,武术主要还是大爷爷教的我,像纲领、条目,口诀、唇典,这些东西,都是他讲给我听。

        我大爷爷何玉树民国28年去天津“三十六国术馆”当教练,前后在天津呆了十六年。天津市民国第一届武术比赛,在“大舞台”举行,他上场演练二郎刀,使得单刀如飞,拿了第一名,人送外号——飞刀何师父。

        天津三角地,是有名的杂八地,跑江湖卖艺,吹拉弹唱,倒腾古董,干啥的都有,就像北京的天桥。大爷爷经常带着学生到那里去,练一练,玩一玩。一次,李文亭的徒弟上场挑我大爷爷的场子,一动手,对方两个人就飞出去了。第二天,接到李文亭的请帖,我爷爷就去了。

        “定兴三李”是当时天津卫武林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三李为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的李彩亭(字呈章)、李文亭(字星阶)、李耀亭(字子扬)三兄弟,俱为形意拳一代宗师李存义的弟子。

        1917年正月,中华武士会的主要襄助者李瑞东煤气中毒去世。同年5月,主持校务的李彬堂应山西督军阎锡山之邀,到太原工作。此时的执掌人李存义已七十高龄,不得已函调在云南鄂军中的弟子李星阶,来津主持中华武士会会务。

        李星阶适时调整了立会宗旨,协助师父扩大了中华武士会的影响,李存义遂隐居于弟子张天普在英租界的家中,中华武士会的具体事务,交由李星阶全面负责。

        1928年,张之江在南京创办中央国术馆。此后,各省纷纷响应。同年12月,河北省国术馆成立,省主席商震任馆长,李景林、傅作义、蒋馨山、郭铸山等为“友谊”(董事)。李星阶顺应历史的潮流,接受商震邀请担任河北省国术馆的“教育科主任”。

        此后,中华武士会部分成员转入到中央国术馆、河北省国术馆、天津市国术馆、天津县国术馆等系统中,一部分则或组织起新的武术社团、或加入另外的武术组织、或隐居民间。

        当时李星阶住甲子胡同,个不高,一米六多,号称天津第一。我大爷爷讲,去了就谈文谈武,我大爷爷就说,早听说李师父了,幸会幸会。然后一搭手,我大爷爷说,人家确实高。李师父说,哎呀,这是人才呀,(我大爷爷当年浓眉大眼,块儿大,四肢长。)就说以后常来家里玩。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驻扎静海,地下组织的头领郝宝祥,找我大爷爷到他们民团当教官。郝宝祥本身也会功夫。没办法,就去了,教的挺好。后来他们组织了一个36友快枪队,在子牙村跟日本人打了一回硬仗。

        那地方有子牙河,有东子牙、西子牙。仗打得很激烈,我大爷爷还缴获了一口战刀。他受了伤,挨了枪子,幸亏躲得及时,要没功夫人就完了。伤好后,又在天津待着,一直到解放返乡。

         回到村里经历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运动。我大爷爷在国民党部队待过,但他人品好,有威望,没挨过批斗,也没被要求交代历史问题。白日劳动,每天晚上自己练功,带家族的年轻人练,村上也默许。

        那个年代“破四旧”,不允许搞武术活动,兵器都给收起来。对我大爷爷,算是网开一面。

        大爷爷那人品,那做派,我感觉是永远学不上来。

        我小名叫何乱,小时候调皮,别人练功我捣乱,就成了何乱,后来给改成了练武的”。

        我大号开始叫何万乱,出生后赶上“文化大革命”,那个时期起的。上学后,班主任找我,赶紧把那名字改了,我们实在是受不来你了,你太捣乱了。正好这个时候叶剑英有个题词“攻城不怕艰,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所以我就自己做主,改成了何万城。

        班主任说这名字好,那个成?我说“土城”,攻城嘛。过了一段时间,我说老师,那个土墩不要了,就叫成功的“成”。这是我名字的来历。

        到了76年,村上支书找我大爷爷,何师父,我们想成立武术学校。说行呀。大队说,给你们教练记工分。我大爷爷说,成立武术学校,我一百个赞成,一百个支持,而且,我工分不要,无私的义务教学。

(何万成“童子功”)

        76年,武术学校成立,天津静海县大邱庄的书记禹作敏,通过别人邀请我大爷爷去他那里教场子。三番五次来找,比三顾茅庐还多,就这样安排我父亲在村里盯着武术学校,我大爷爷就去了大邱庄。

        我爷爷在那搞了一年,教的挺好。赶上大邱庄举办新年联欢会,我们都要表演。我跟一个师弟对练擒拿手,这太熟练了,以前闭着眼睛都能比划,结果一上去,看到下面两千多观众注视着。当时小嘛,一紧张,人蒙了,大脑空白,什么动作都没有了。两人干站着,下不来场。

        我父亲叫我回去,一口唾沫吐到脸上,耷拉下老长,都不敢抹掉。喊我再回去练,我就又上场去。这一次发挥的挺好,观众喝彩,禹作敏抱着我照了相。这是77年的事,我一生都印象深刻。

        我大爷爷在大邱庄教了三年,就回来了。临走对大邱庄说,我这个人做事有原则,我老了,回家之后,绝不前来打扰。之后我大爷爷再没去过。他说,只能招人想,不能招人不待见。每年在大邱庄教过的徒弟们都会来看望。

        大爷爷回来之后,又接到周边村庄的邀请,到这家那家去给指导。他90年去世,寿高81岁。

          何万成,1965年5月1日出生,河北廊坊市文安县人。何氏弹腿门第七代掌门人,何氏弹腿武学研究会法人,通圣武馆馆长兼总教练。多次参加全国各类武术比赛,荣获一等奖。现担任中华民间传统武术联盟常务副主席,中华潭弹腿联合总会秘书长。

         周亮拜访同道,整理口述实录,回顾师门传承风范,以纪念引领我们上路的那些前辈。更多内容请点击下面的相关链接:


师父——怀念李长代老人


师父——怀念吴永清老人


师恩——纪念早昆禅师


传承——纪念华阴法师和盛有民师父




(投稿热线:010—89941668

wangtantianxia@163.com)

下一篇: 没有文章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6 版权所有:中国采访网 by www.ccaif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