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采访网 >> 高层播报

高层播报

赵鼎新:美国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来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12-4 14:38:50 点击数:

12月2日,芝加哥大学社会系教授赵鼎新做客腾讯思享会·2016冬季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美国与世界的相处之道》。以下为演讲内容整理:

其实这是命题讲演,我并不是什么研究美国的专家,只不过我在西方待了三十来年而已。这并不说明我对美国真正懂,但这个题目出来了我就想一想,的确,这个题目很重要。大家知道目前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国家,但说“崛起”是我们自己的说法,其实从长远历史来说,中国从来没有弱过。

中国的叙事也就是说1840年以来我们受了西方奴役等等,但是1840年鸦片战争,包括第二次鸦片战争在中国心灵上根本就没什么创伤。中国真正开始有创伤是在1894年甲午战争以后。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是个大国。差不多1894年-1945年受了点欺负,也就是短短五十年而已。几千年历史上上下下弱过一段马上又起来了。

一、美国的制度导致权力互相牵制

既然讲美国,最重要的是将心比心,如果我和人家相处最重要的是想人家在想什么。

将心比心很重要,我们和美国相处,美国的民族是个什么样的民族,它有哪些心理素质,这几个最基本点我们得了解。这些基本点很多人说的都是错的。为什么?美国是个非常复杂的国家,每一点背后我讲要许多——里面有美国人口,各式各样的文化是非常多元的。但是如果让我总结的话,第一点我们必须要了解美国,和美国相处要知道美国是个分权制衡的联邦国家。就像中国有“鹰派”一样,奥巴马和谁签个协议、条约,国会马上提出反对意见,这在美国是很正常的事情。美国人有时候遏制中国,也有和中国友好的,什么都有。这是第一。

赵鼎新:美国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 腾讯思享会 ·2016冬季论坛

赵鼎新教授在腾讯思享会·2016冬季论坛现场

联邦国家导致美国国家能力弱,国家能力弱有好处——比如现在特朗普上台了,美国人很怕,但是美国人也知道他对美国也没办法,比如芝加哥、纽约等大城市间的联合协议,对这些大城市住的非法移民不做驱赶,特朗普要驱赶我们不干。各个大学都发表声明了,我们非法移民读书的不开除。所以,就算在美国,特朗普想做的事情也不见得能做成。

还有一个,美国除了政策多头,政策不协调外,联邦国家的国家能力看上去特别弱,它想做的事情不容易做成。奥巴马想建立医疗系统,结果搞的乱七八糟,还要得到共和党的同意。所以,他要做点事情真难。但是千万不要觉得这个国家国家力量弱,它一旦有真正危机,比如1941年珍珠港事件,一旦出了这种事情,谁惹着他了,这个国家的整合能力是不得了的。

二、美国的个人主义给国家带来的生命力

第二点,美国是个个人主义的国家,“个人主义国家”是什么意思?几个层面。讲平等,讲自由,美国讲平等更多是指机会平等,而收入平等在美国讲得少。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基尼指数比欧洲高很多,美国人均寿命比较低,美国青年男性、黑人男性平均寿命都不到40岁,比非洲都低。

说美国残酷可以说很多,正因为这个残酷导致美国在技术上、在创造上非常有生命力。比如我这样的人去了之后没感觉到美国的任何歧视,只要你厉害,你在美国就有机会。

所以,这样一来导致美国的创造能力、发明能力、社会的张力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我曾经在斯坦福待过两年——这当然超出题外了——斯坦福一个学校的创造力可能超过一两个中国都不止,这样的创造力非常可怕。这就是为什么人家经常问我美国衰落了没有,我说虽然美国一直在衰落,但是没有哪个国家敢惹它。比如珍珠港事件,珍珠港事件的时候美国是少数还没走出第一次世界经济危机阴影的国家之一,别的国家,特别是那些法西斯国家早就经济增长了,美国增长不起来。日本给它个机会,美国一整合,经济突然就上去了。千万不要说美国弱,美国是个非常厉害的国家。

这个张力也就是它的残酷性,这个残酷表现在好多方面,比如美国人罢工,欧洲如果罢工的话,工厂请其他工者来做工,工人在门口拦住可以把工者打跑不让他进来。在美国罢工,工人如果申请了,合法化了是能罢工的,但资本家要请工者来上班你是不能管的,因为资本家请工者进的是私人企业,你是管不了的,你如果不让工者进来,那你就犯法了,美国警察就可以抓你。美国个人主义的解读在各个层面,导致国家非常残酷,但非常有生命力。

三、美国的价值观非常简单和实际

第三点,美国人是非比较简单,“是非简单”有两个意思:第一它历史短,更重要的是美国差不多到二战以后没出过什么大事。有一次我跟美国同事讲我小时候的历史,他说这是中世纪吗?

第二美国人很讲究实际。举两个例子,第一件事情,2001年中国的飞机在海南和美国飞机撞了,撞了就发觉双方互相不理解,对中国人来说,这个问题首先是你道歉,道完歉了也不需要赔偿什么,态度好就行了。美国人死活就不肯道歉。许多外交争端就是文化互相理解不一样,对美国人来说我觉得没错我不能道歉,道歉我得赔钱。

我再举个例子,吴建民大使在美国芝加哥做报告,他当时也讲中国崛起,因为崛起国家按照西方的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1648年产生国际关系理论,哪个国家强,不管民主国家、专制国家,当权的霸主觉得你可能是我的敌人,我就得准备。大家让吴大使讲中国的外交政策,吴大使就选择讲中国是儒家国家,爱好和平等等,他讲得非常生动。结果下面有个教授理解不了。我们是爱好和平的国家,孔孟之道这种话美国人听不懂,美国人知道中国历史,中国历史上打过很多仗,你如果和美国人换句话说,我们中国也会打仗,但是中国比起小国好一些,我们自己事情多得处理不过来,就像美国一样,国际空间、领土野心都很小的,你这样说他也许能听懂。如果讲古代爱好和平,我们儒家文化,美国人当你脑子有病。

四、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变迁

第四点,我对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怎么看的,美国声音非常多,有遏制的声音,有合作的声音,但美国只要是当总统的,主体声音都是和中国合作。他们最基本的声音是什么呢?——让中国慢慢起来,你的力量和实力要成正比,哪天你能称霸东亚也无所谓,但是你得慢慢来,不要凶狠地来,不要一下子扩张起来,弄得邻居鸡飞狗跳。比如去年美国的“再平衡”等等。

但我始终觉得对中国是个好事。为什么呢?没有美国存在你就得和一大堆周围二十来个国家一一谈判,每个人都给你搞得鸡飞狗跳,有美国存在,美国出来代表这些国家一对一谈判,这要好谈多了。所以,这个问题上,美国这个没有统一遏制中国的政策。

现在美国特朗普上来了,我对中国感到担心了,因为特朗普上来象征什么呢?象征一点:第三次“民主浪潮”画个句号了。美国以后政策怎么变,美国向中国再推广民主是不可能的,这个画个句号了。应该说第三次“民主浪潮”从美国输出民主给美国带来非常大的灾害。但是这个灾害我们千万不要觉得是西方体制不好,这个灾害是所有的超级大国在国际上失去平衡的时候都可能犯的错误,美国犯的错误和苏联在五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犯的错误一样,当时苏联在国际上处于强势的时候搞输出革命,美国1990年代也难免俗,国际上处于强势输出民主都带来重大的灾害。中国这几十年在“崛起”,在于我们只有一条路——好好建设。

有些人以为美国弱了,我刚才说美国这个国家有很多问题,但它是个力量非常强的国家。中国就犯不起当时苏联和美国的这种错误,人家毕竟是个大国。我们过早地到国际上和美国竞争,反而给美国解决国内危机。美国人不懂,也没这个阴谋,但是谁如果惹它一下,它太高兴了,好多问题就解决了。如果这几年美国还没弱就把美国惹毛,那以后的后果会很坏。

(本文为赵鼎新在腾讯思享会·2016冬季论坛上的演讲实录,未经发言嘉宾审订。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腾讯网首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phiawang

扫一扫,用手机看新闻!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游戏推荐
周评论榜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6 版权所有:中国采访网 by www.ccaif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